收買民混水摸魚取商機

收買民混水摸魚取商機

指:趁混亂的時機,謀奪取意外之利益。

 

自從一九四五年,太平洋戰事結束後,整個世界都趨向休息養生。縱有戰爭,都屬於局部的地區性戰爭。不幸在東亞區:仍有中國的國共內戰、同時韓國和越南;皆因統治者的思想上,存在著不同像南轅北轍的落差。而上述韓戰和越戰;中共也有參與戰事援手,難道中國民生豈不會被影響呢?

 

當時,香港有賴於屬英國殖民地的保護傘下,成為了中國南方;一個屬性於西方自由經濟的體系、亦是國內政治運動免疫的地方。但是,香港市民仍會與國內親友有多方面的聯繫,更會於國內不幸困難時,亦因血濃於水的關係;加上愛國並顧及親情低下,義無反悔,施以援手。是一族與國內政見思想不同;卻又內心愛恨交織、矛盾的中國人,有些人乾脆認為自己是香港人、全盤本地化了。所以咱們國民身份的認同,也產生了長久變異化了。

 

講到 一九六六年,一位個子高大、健碩男兒漢,他家在香港原居民,收買民,他自少輟學;但求知欲也強。因父母年紀老邁;弟妹也有五位;正當求學階段,所以阿民很早就要賣攤子;幹活謀生。他也會忙裡偷閒,逢周三休息。可是他會去各區收買懷古舊物,並交到二手、典當大押寄賣。故此;鴨寮街、摩囉街和大笪地等二手雜物集散地,也找到他的足跡。舉凡是公眾假日;他便去附近的公立圖館,翻閱雜誌。浩瀚書海之中猶其喜看「時代雜誌」、「紅旗雜誌」。

 

某天,他巧遇先父在中環海傍大笪地看掌。父贈言曰:「天生紋散走見存貪心,只愛便宜膽大且更深。對面身心甚難往捉摸,貪得他人財貨轉幾手。」天機示:「雖貪但運佳則富」

 

六六年中,乃是文化大革命文初。從雜誌中,他得知北方正批鬥文人學者。阿民懷著「火中取粟」的勇氣,以快打慢的態度,跑到廣東省各私塾,以平價買下了一批古籍國畫,三天內回港。未幾,大型批鬥就蓆捲全祖國,「批林批孔」;「打倒嗅老九」的群眾運動,也把文人打擊至深淵。危矣。

 

總之.以混水摸魚方法,趁混亂的時機,謀奪取圖利,賣去財貨所得厚利的時光已逝。旋即國內大型文革運動展開,已再無機會予以阿民趁機圖利。但因其頭靈活,臨危變陣;改在港島灣仔;鵝頸橋附近置一小店,專收二手懷舊什物,生意一般、亦可養家,生活無憂,其樂無窮也。

 

彼得

發表回覆

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。 必要欄位標記為 *